Winki/草履鱼🐠

请叫我红履鱼与绿履鱼与鱼
疯了去你的敏感词

雷安,三日一期,最王,そらまふ请注意⚠
小蓝手狂魔请见谅
也就是说我的推荐啥玩意都有,尽量不推没提及过的cp的那什麼

我的网生一定要过得快活
请安利我爆笑的粮食


头像来自馍馍@馍了个咪

【雷安/瑞金】雷狮说安迷修有耳蜗没脑子

原名:告白无用

有单箭头描写!!!但是是沙雕文别担心

4000字,ooc,贵乱。

cp雷安,瑞金,几句话嘉凯私心传教

——————————————————————

雷狮严重怀疑安迷修喜欢自己。

安迷修严重怀疑金喜欢雷狮。

金和格瑞都严重怀疑他们做不了朋友了。

 

 

《《

事情发生在大二的春夏交际。

安迷修抱着笔电来到食堂楼外的休憩区,准备继续码他的文。

今天雷狮似乎不在这,安迷修为难得安静的工作环境松了口气,出口却像是叹息。

然后他就被呛到了。

 

 

格瑞把来闹事的嘉德罗斯塞给凯莉,吸着牛奶从食堂出来。

一次性报了两个仇让他手里的旺仔牛奶更加鲜艳了。

后来看见这俩矮子每天凑一起搞事,搞完事去“第二杯半价”的时候,格瑞心中泛起了一阵波动。

说回现在。

格瑞吸了一口牛奶。

站在玻璃门后的我,室外从椅子上惊得站起的安迷修,有说有笑地向食堂走来,仿佛折射着骄阳般的雷狮,和金。

绿色的青春好刺眼。

格瑞心中的波动差点没把他呛死。

 

 

《《

看着欢腾地对雷狮讲悄悄话的金,这时候,安迷修想起来。

格瑞好像是喜欢金的。

而雷狮好像也有喜欢的人了。

金宝!!!你不容易啊!!!

安大爷悲痛得站了起来,膝盖磕到了桌角,逼出一点生理盐水。

雷狮瞧见望着这边一脸熊猫哭泣的安迷修,笑着过来奚落他,而安迷修看到雷狮压根不管落下的金,眉间的沟壑又深了点。

然后格瑞咳嗽着从室内走了出来。

这是一个白色的季节。

 

 

《《

金发现从昨天下午起格瑞更加不理自己了。

这怎么行!?他前天才找一看就经验丰富的雷狮学长咨询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看起来想点汽油,但首要问题是,没泡成发小反而丢了发小怎么办!?

金跺跺脚,想起了安迷修。

昨天他和雷大哥到一旁谈话去了,应该明白自己的处境了!

安哥那么善解人意,一定会帮我想办法的!

可是金怎么也联系不到他,电话也不接,寝室也不在。

没办法他只好和偶遇的凯莉一起去奶茶店消磨时间,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嘉德罗斯也在。

并且天杀的第二杯半价,我付的是第三杯的钱。

我们三年的情谊呢?

凯莉回我,你以后一定可以和格瑞甜甜蜜蜜享受优惠的啦。

对哦,凯莉!谢谢你的祝福!

 

 

《《

说起那雷狮的心上人,也是一个人才,同时让安迷修万分同情。

他雷狮是谁,从小就是一方校霸,初二时——虽然很迷——他被传了和雷狮的绯闻,大家都是当玩笑讲的,但是当校霸的假男朋友的感觉可真是可怕,他每天都感觉到女生们灼热的视线。

但雷狮还偏偏真喜欢上个人了。

那位小姐要承受旁人的眼神和恶党痴汉般的爱意真是太辛苦了。

雷狮隔三差五就在他面前吼两嗓子满腔蜜意,还总说“安迷修你他妈到底懂不懂啊!”“我夸到你心里去了吗!”一副朽木不可雕也的样子下次继续传教。最过分的是还只挑在他俩独处的时候,他想找别人一起FFF都不行。

有一次不知受了什么刺激喝得烂醉,狂砸寝室的门,这时候就很希望自己住的是三人宿舍了,安迷修从床上爬起来,刚给他开门,他就跟个大猫一样紧紧扒在安迷修身上不肯松手,埋在他肩窝里嚎着洋溢年代气息的悲伤情歌。

那次安迷修才知道是雷狮暗恋人家。

雷狮还骂说,我特么也想明恋可是她傻啊!

最后雷狮吐了安迷修一身,只恨之前见雷狮在他肩头闷闷地蹭了两下就没一拳把他揍飞。

看,鼻涕眼泪全蹭上了。

后半夜雷狮嚷着无果的爱情你安迷修什么时候才能懂!?强行和安迷修促膝长谈,他回了一句我一辈子都不想懂,我就想找个温柔的小姐共度一生你干嘛咒我???

结果雷狮的脸越来越黑,就是那种连隔壁银爵的角色设定都抢了的黑。

 

 

《《

安迷修和雷狮在休憩区的图书角严肃地谈话。

他完全忘记了金是个大学生,并觉得雷狮要三年起步了。

“三年起步这种话你该去和那芦荟说。”

让他早点醒悟吧,金可是合法的,怂什么。

 

 

安迷修一惊,听着雷狮驱逐情敌的话慌了手脚。

他突然想起雷狮曾说“那人”笑起来特别傻,而金,周围人或多或少都给他带了这么个tag,凯莉还说第二傻的就是他安迷修了。

他认真的喜欢金?!

安迷修用目光比了比格瑞和金和谐的身高差,又看了看比他还高半个头的雷狮,摇了摇头。

我觉得不行。

雷狮这个祸害终于是没救了。

他本着舍友情谊为他以后的铁窗生涯硬生生假惺惺地挤了一丝泪。

 

 

雷狮一惊,看着安迷修湿润的眼眸慌了手脚。

 

 

然后在心中露出了邪魅一笑。

安迷修!

一定是!

吃醋了!!!

雷狮:真不愧是本大爷!

 

 

《《

安迷修后来又找了格瑞,见对方面无表情地吸着早就瘪了的牛奶盒,觉得有点慎得慌。

你说为什么一个强无敌的学霸加剑术高手就怂在这了呢?

这感觉就像雷狮那家伙真的乖乖暗恋别人一样。

安迷修决定做点违背骑士道的事。因为他感觉到了危险,替金。

雷狮还说过“他”做饭很好吃。有次校庆需要学生下厨,从凯莉那里听来,金是黑暗料理好手。

然而雷狮说他做饭很好吃。



这痴汉力溢出来了啊!太糟糕了!

所以他开始捣乱,在雷狮和金独处时强行搭话,把金支开或者三人尬聊,结果都是海盗和骑士掐起来。

等格瑞不再丢了魂的时候,安排三人说开来,至少先把这白学的气氛挑干净再说。

这就是居委会安大爷的计划。

 

 

《《

于是周围的同学就看到安迷修成天往雷狮身边凑。

严肃却闪着(维护正义的)光的表情闪瞎一片单身狗。

他们终于是打架打出感情了。

大家不谋而合。

安迷修和雷狮的课几乎重合,上课两个舍友坐一起,回宿舍也是两个人,午餐时总有个特可爱的学弟过来找雷狮,那时安迷修就跟护犊子样的把雷狮拦着,引得腐女疯狂刷爆论坛。

《三位校草之间不可不说的二三事!不看是损失!》

 

安迷修很烦恼。

为什么,隔壁院系的海盗团员最近不来呢,这样他就不会和金独处,我也不用去尬聊了。

果然恶dang就是恶dang,永远不顺人心意。

骑士先生窝在宿舍给自己贴了块OK绷,丑死了,恶dang打人居然打脸!

但想想能帮三位同学解决这感情的泥石流,他觉得他的马鞍也更鲜艳了。

 

 

《《

金有次找雷狮探讨对策时,安迷修突然冲过来了,说紫堂他找我,虽然之前和紫堂说过今天不一起吃饭了,但是我还是端起托盘往固定位置跑。

然后安哥好像是坐到了我的位置上。两个人边吵边吃。

雷大哥看起来要高兴炸了。

金想道。

 

 

雷狮总算是好好给金出建议了,之前他总是喊着不要怂,六六六。并且有百分百的自信金对格瑞告白肯定成功。

但是金没有啊,他只觉得雷狮特水。

 

 

现在雷狮会端着手机给他念什么撩汉一百招之类的软文。

而且一次读一招,还不肯给链接。

每次金和雷狮软文研讨会的时候安迷修都会冲过来,而且跟雷狮跟得紧紧的。

这就是恋爱吧。

金嚼着马蹄糕吧唧嘴。

雷狮有时候叫来围观的海盗团都不见了,而且总是把金招呼过来,然后安迷修来了就说没事了你可以回去了。

金才想起来凯莉说过雷狮对安迷修有意思。

被利用了。

委屈。

 

《《

上上个月凯莉给雷大哥出过个卖醉方案,没成功。

魔女的点子你不要猜,也不要采。

于是金婉拒了一脸搞事的凯莉,只是边吸奶茶边演绎莎士比亚和泰戈尔混合风的爱情颂。

没有酒吧,没有酒。

两个中学生模样的小家伙又一次坐在糖果色的奶茶店里飙戏。

 

 

《《

然而又一次坐在中间的跳级神童嘉德罗斯一脸懵逼。

全程:

“啥!?雷狮喜欢安迷修?!?”

“什么??你喜欢格瑞??”

“啥!!格瑞不喜欢你??他骗我!”

凯莉:哦!螺丝是妙妙屋里的小宝贝,不谙世事你要体……

凯莉:……哦等等。

“嘉德罗斯你刚刚说什么了!!!”

拍案金奇。

凯莉咬碎了棒棒糖,改为夹烟的手势握着。两个人气势汹汹地盯着嘉德罗斯。

“说!怎么回事?!”

 

 

嘉德罗斯:这不是很多人都知道的吗!?

于是他用看制杖的表情告诉了凯莉和金,真心话大冒险的好。

 

 

《《

金鼓起勇气决定向格瑞告白。

他有点怀疑嘉德罗斯情报的准确性,所以还是让雷狮给他提了几天建议。

他怂得一比,因为雷狮给的方案实在是不怎么适用。

要是格瑞是个少女情怀的家伙就好——

一瞬间脑内闪过玛丽苏画风的七彩芦荟。

不不不还是算了。

现在的格瑞最好了!

上午空闲的时候格瑞一般在体育社团那里观战。

于是金摸到体育馆,看着榻榻米旁惨白的人影招招手。

Emmmm……

这还真是有够白的啊。

仿佛整个人都掉色了一般。

“格瑞格瑞!你怎么了!生病了吗!?”

格瑞想到金这两天不是跟着雷狮就是缠这紫堂幻,宁愿去找已经有伴搞事的凯莉也要避开自己……的现状。

“没事。”

大概吧,格瑞试图挤一个笑容,忘了他平时根本不需要用笑来表示友好。

“格瑞,你的脸快碎了……”

“真的没事吗!我陪你去医务室啊!”

“啊啊,格瑞你别走啊!等等我!我还有话要和你说呢!”

“……快说。”

格瑞都准备好说恭喜你和雷狮了。

 

“格瑞我特别喜欢你!”

我们做一辈子朋友吧。

格瑞给他补上一句。

 

 

金挠挠脑袋,又补了一句雷狮给他的动漫高手经典语录。

 

 

“就是……想和你结婚的那种喜欢……”

 

 

后方练习挥刀的安迷修就看到两个后辈抱在了一起。

虽然贵乱但还是良好习惯先99啊。

然后想起了有点惨的雷狮。

安迷修脸色一沉,今晚又得被雷狮吐一身了。

 

 

《《

雷狮决定向安迷修告白,不掺虚的。

这段时间那小子总是主动凑过来,这感觉何止不错,简直可爱想太阳——

狮子会在合适的时机起身追捕而不是继续等待猎物溜走。

于是雷狮在午餐后把安迷修叫到了食堂外的休憩厅,他靠在书架的一角,安迷修抱着笔记乖乖地站在一旁,看着对角那桌凑在一起打桌游的金他们,似乎有点紧张。

雷狮低头就能看到那人毛茸茸的发旋。

雷狮问安迷修:“你说A天天往B面前跑,这是怎么回事?”

安迷修一惊,想起金粘着格瑞的样子,和朋友差不多。

但为了瑞金的幸福,他改了改答案,叹息着答:“他一定是想撩B,没错,他一定超级喜欢B……”

雷狮你不能去插手啊!



雷狮一副熬出头的样子握了握拳,完全压不住翘起的嘴角。



但安迷修没敢看雷狮,他为“失恋”的雷狮默哀了一瞬。

“那你知道B对A是怎么想的吗?”雷狮的声音好像激动得有点抖。

安迷修想想格瑞○冷淡的样子,只有对金会柔和一点。

“我懂。”

“好你个安迷修早就知道了是吧!?那你还给我装傻?!”

雷狮吼完就安静了,靠回书架上用脚尖磨地板。

“所以呢,你的答复呢?虽然都懂了本大爷还是想亲口听一下。”

安迷修自觉让雷狮竹篮打水一场空对不住人家,虽然格瑞和金的事都轮不上他来管。

于是安迷修郑重地对上雷狮乱晃的视线,盯到雷狮耳尖发红,然后大声道:

 

 

“真的非常抱歉!!!”

 

 

第二天学校论坛热门贴,《男神表白校草被拒,恼羞成怒竟强行扑倒——》

 

 

 

 

大庭广众下干了一架。【雷狮把安迷修按在地上摩擦.jpg】

 

 

底下是一列怒槽UC标题的,还有剑道部成员愤愤不平地表示安哥是因为肉搏才这么惨的。

 


Happy end?

 

后来他们去了大排档,雷狮拼命给安迷修灌酒,上头之后就自己给自己狠灌,比谁的易拉罐摞起来高。

快到门禁两人才被路过的银爵赶回了宿舍。

银爵:我真的和那两个醉鬼不熟。

 

 

刚进门他们就各自回床上趴着了,安迷修趴了会儿想起做醒酒汤,刚支起身子就被扔过来的一件衣服蒙了头。

“草泥马的雷狮你别乱扔衣服。”

他感觉床铺一塌,然后有人凑近搭上了他的肩,笨拙地帮他掀开。

 

 

然后在重获光明的一刻,安迷修脸侧被轻轻咬了一口。

真的用牙咬,有颗虎牙刮到他嘴角的那种。

 

 

然后第二天雷狮没来上课。

其实是被羞红了脸的安迷修打了个烟熏妆说什么都不肯来,但周围人都用异样的眼神盯着安迷修嘴角的伤口。

这就是传说中的干到下不来床?

凯莉想着赶忙编辑了一条新贴。

《昨夜醉酒到底发生了什么!?霸总和白月光究竟谁上谁下!?》

 

 

Happy…… end!

 

是篇晚上脑袋一抽想出来的文,修了下格式

想问问看我的沙雕文的用词的场景编排先后有什么问题,估计并不好笑,嗯。

不介意挖坟,请给我小心心等等x

评论(4)
热度(129)

© Winki/草履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