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ki/草履鱼🐠

请叫我红履鱼与绿履鱼与鱼
疯了去你的敏感词

雷安,三日一期,最王,そらまふ请注意⚠
小蓝手狂魔请见谅
也就是说我的推荐啥玩意都有,尽量不推没提及过的cp的那什麼

我的网生一定要过得快活
请安利我爆笑的粮食


头像来自馍馍@馍了个咪

【雷安】神说要有一见钟情(1)

ooc无脑甜

—————

这话说出来我都不信。

我对一个人一见钟情了。在我的签售会上。

显然那个人也是如此,同时他显然不是个省油的灯,在我注意到他的三分钟后,他就把两张飞机票拍在了我面前。

“有兴趣来场提前的蜜月旅行吗?”

我下意识地回道。

“没有,滚。”

 

 

这不应该归功于我的微博,玩梗有助于与人和谐相处,所以,安迷修你不能删了它。

尽管拒绝了这么好的机会很让人惋惜,但是你要坚持自己的直男立场!

 

 

为什么会一见钟情?

除了脸我实在想不出别的什么,总归是能在表面上看出来的东西。

我的确是画少女漫画的(虽然是以搞笑出名的但是这不妨碍它作为一部高人气的少·女·漫·画的事实),但我可是非一见钟情派的!虽然厨天降系!并且进展神速!我还是不认同一见钟情的。

为什么要如此否认呢。

因为我一见钟情的对象实在是太不美好了,无法相信爱情。

那位“一见钟情先生”一开口我对他的好感度就要打五折,但也因此总有些存留,我永远也无法将它归零。

因此,我判断。

颜值真的很重要。

 

 

 

“我真想掐死两天前的我自己,”安迷修在桌前垂头丧气地扯自己的头发发泄,但他又突然抬头,“不对,我为什么要捏死自己,我应该去掐死雷狮那个家伙。”

“他是负心了还是劈腿了还是给你戴绿帽了?”凯莉咬着吸管问到。

“这不都一样吗……”安迷修摇摇头,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掐死我的话我就不会拒绝雷狮了,掐死雷狮的话他就不会把机票给我了,想想后者比较值。”

“嘿,有点骨气啊,不就是缠着你不放吗,要么把他放归自然,要么,带回家养着。”

“你都知道了还问我干——”安迷修睁眼刚想抱怨就看见咖啡店橱窗外那个扎着白色头巾的高挑身影!

“凯莉小姐回见吧。”安迷修拎起公文包就要跑。

 

 

但还是被雷狮逮到了。并且在他还没有走出店门时就被来人的大长腿堵在了走廊,迅速干掉奶茶的凯莉不明状况地拍拍呆滞的安迷修的肩,甜甜地叫了声“安哥~~”让安迷修充分相信她“不明状况”。

前后都不是啥善茬,安迷修只好任着雷狮把他又按回之前的座位。

凯莉?凯莉是谁,我没有她这个编辑。

 

 

“那个女人是谁?”雷狮一身黑西装穿得笔挺,手交叠垫在下巴下,冷厉的眼神扎在安迷修的瞳孔上。

“……你特么补了多少总裁文。”

“没,就刷了会微博。”

这果然还是个祸害!

安迷修压根不敢去看旁边指指点点的小姐们,在桌下踹了雷狮一脚。

“你就不能放过我吗?”

“你——又补了多少青春疼痛文学啊?”雷狮痞痞地拉长语调回击安迷修。

雷狮看够了安迷修别扭又忍着没和他争起来的表情才接着笑着说:

“再说了,不就是假装交往吗?你怂什么?”

 

 

安迷修故作轻松地吐槽道:

“谁家假装交往在大街上随便找个人就交差的啊。”

“我这也不算随便找的啊,你看我都追了你,”他掰了下手指,“两天了。”

雷狮真诚地眨眨眼,锐利漂亮的睫毛像是要翻出花来。

“科科。”安迷修已经学会怎么在被撩到时冷漠回击了,可见雷狮这四十八小时内有多神烦地散发魅力。

安迷修深刻觉得编辑部的小姐们给自己评的“宇宙第一恶心帅”有失公正。

 

 

经过了一段你不要脸我假装要脸的斗争,雷狮蹭进了安迷修家,占山为王地窝在沙发翘着二郎腿。

“都——说——了——假装!假装!”雷狮嗤笑一声,“你不会还是处——”“能请你滚出去吗?”安迷修把水杯往茶几上一墩,和颜悦色地下达逐客令。

 

 

然后雷狮真的三天都没有来烦过他。


TBC.

————————

这是一篇冷饭,是当初说好一发完的傻白甜轻度狗血玩梗文。

因为我的文,风格就是尬,所以尽量删改惹【。】

明天发第二章。

 


评论
热度(35)

© Winki/草履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