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ki/草履鱼🐠

请叫我红履鱼与绿履鱼与鱼
疯了去你的敏感词

雷安,三日一期,最王,そらまふ请注意⚠
小蓝手狂魔请见谅
也就是说我的推荐啥玩意都有,尽量不推没提及过的cp的那什麼

我的网生一定要过得快活
请安利我爆笑的粮食


头像来自馍馍@馍了个咪

【雷安】神说要有一见钟情(2)

ooc傻白甜

手欠更了算了。

———————

从编辑部回来的路上。

安迷修摔了个狗啃泥的同时听到一阵与周围的节奏格外不符的脚步声。抬头就看到一个人影站在他面前,逆着光就只能看到修长的身形和两条晃悠晃悠的双马尾。

不好,这是在小姐面前出丑了。

“哈哈哈,真是让小姐您看到了不好意思的一——”安迷修捂住划得火辣辣的脸站了起来,也不顾摔在地上的稿子先讪笑着行了一礼。

“安迷修,”雷狮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你哪只眼睛老花了直说,我帮你挖了。”

“呃!…………哈哈,恶党你……今天没穿哈根达斯啊。”

“是阿迪达斯谢谢,我都不屑和你这种乡下人说话。”说着雷狮撕开一包湿纸巾按到了安迷修脸上。

 

 

“你个傻逼真的看着就让人心烦。”

“雷狮,每次可都是你找上门来的。怪不得我给你添堵。”安迷修呲牙咧嘴地给自己上药。

反正这个角度雷狮也看不到……不对,我在意他干嘛?

这么想着安迷修释然多了,走廊的镜子大是大,但是光线不怎么样,怎么扭脖子斜眼睛都看不清背光那边脸的伤口。

他抱着医药箱回到敞亮的客厅准备掏手机当镜子使的时候,方才还窝在沙发里的人突然站起来迫近安迷修,吓得他一个手抖把手机掉到了沙发缝里。

他的手好凉。安迷修脑子当机的时候只能想到这个。

“别动,不然毁了你这张小白脸。”

“呸。”

“闭眼。”酸涩中还带点甜的酒精味刺进鼻腔,雷狮涂得很仔细,一道红痕都没有放过,成功让安迷修疼了个遍。

安迷修眼前的光斑一晃一晃地突然消失,视野中只有一片棕红,大概是雷狮正好挡住了光源。与此同时沾满冰凉药水的脸上呼上某人的温暖。

“还闭着干嘛?涂完了。”瞬间消逝的温和和脸侧冰凉的指腹一起远离,一瞬间安迷修也不知道是冷是热。

酒精味儿有点好闻啊。

 

 

等两人自然地吃完安迷修做的晚饭后,安迷修才发现。

自己怕不是适应了雷狮的存在。

人生大危机!

 

 

“地铁停了,本大爷要在你这里留宿。”雷狮指着窗外,话里是十成十的委屈。

怕不是中央戏精学院毕业的吧。

好死不死刮台风,也怪安迷修没有早早把雷狮赶回去,这下暴雨降临才给了雷狮表演的舞台。

“好吧……不对,你这种土豪怎么会坐地铁???”

“反正你答应了。骑士大人难道要反悔吗?嗯?”

“……滚去睡沙发。”

“森摸,男女主角这个时候同床共枕走上人生巅峰才是少女漫画的套路吧,骑士老师。”

“你特么看的才不是少女漫画吧!!!”

安迷修发誓一辈子都不想再听到雷狮说骑士两个字了。

 

 

雷狮借了安迷修的衬衫当睡衣,虽然他不算特别强壮的,但身高差距摆在那里还是难免在抬手时衣摆下露出一段劲瘦的腰身,安迷修别开眼不去看。

洗漱完毕之后雷狮强势跟进卧室就被安迷修恶狠狠地警告了,让安迷修自己都不禁怀疑起是否被恶党同化了。

“你真的不考虑一下吗?错过了你可能一辈子都靠黄金右手了。”雷狮笑嘻嘻地扒住门板。

“滚,睡你的沙发去。”

他也没继续逗安迷修,伸手扯住那人的睡衣袖,倾身在额前飘下一吻。

“晚安,my son。”

“呃!……滚滚滚。”

安迷修关上房门。

 

 

你看,这样他都不会大声关门。

雷狮的舌尖磨过虎牙勾起一个毫不收敛的笑容。

——胜券在握的捕食者。

 

 

BUT!

“不对,我想到个法子治你了。”安迷修又打开门,把雷狮拉进来,某人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见安迷修迅速溜出房间,关上了门。

“我明天没稿子。”意思就是要睡到自然醒,让你的膀胱自求多福。

 

 

然后门内懵逼的雷狮就听见落锁的声音。

从外面锁上的。

 

 

雷狮:……

雷狮:算你狠。


————————

反正我还有一更的存稿,不慌


评论(5)
热度(45)

© Winki/草履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