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ki/草履鱼

请叫我红履鱼与绿履鱼与鱼
想变得有逼格
近期佛系磕bg
片段灭文法啥的,咕咕咕

雷安,三日一期,最王固定请注意⚠
红心码文用,小蓝手狂魔请见谅
也就是说我的推荐啥玩意都有,尽量不推没提及过的cp的R向


想要在世界中心呼唤爱、我
缺爱期面瘫期,请私信我爆笑的粮食


头像来自馍馍@馍了个咪

【雷安】我只有啤酒,那你有故事吗?

吟游诗人和……

bgm:sleepyhead   及  旅の途中

请一定要开bgm进入氛围,不用看歌词

——————

这是一个罩着阴雨的天气,点着温暖灯火的酒吧惹人喜爱,人们或点一盘小食坐着等雨停,或举着酒杯傍晚就开始痛饮。

酒吧里来了一位吟游诗人。

他的背脊挺拔,带着单边眼罩,薄唇微抿成一线,背上背着吉他,这可真奇怪,一个醉汉想道,吟游诗人不应该用那什么……啥来着……算了与我无关。

他似乎是来避个雨,且是个不在店里点点什么就过意不去的家伙,最后他端着一杯柠檬水和一份包好了的三明治坐到了角落的桌子那,燃烧的烛光将他的冷黑色头发染上温度。

有的人来了兴趣,隔着几桌喊到,“嘿,朋友!不来唱一首吗?”

青年放下水杯,像是和内心的什么讨论了一下,然后向老板示意,见他点头就架起了背上的吉他。

“随便什么?”

那几个人晃晃酒杯没回应。

于是青年开始唱了。

 

 

他似乎能唱异国的歌曲,鲜少听过的语言与朦朦胧胧的雨声交融。但就曲调而言,那不是首单纯抒情的歌,中途仿佛像是战前的宣誓,显得有点突兀的铿锵肃穆。

醉汉猜测是青年自己的唱法,毕竟这实在不像首严肃的曲子。

但青年毫无自觉,像是个单膝跪地向王宣誓的骑士,沉醉在一厢情愿的忠诚中。

 

 

他的右眼遮挡在绣着金边红玫瑰的皮革眼罩下,就像一位放荡不羁又从容优雅的海上贵族。

“嘿,你小子难道想当海盗吗?”

“哦,可别了。”青年抿了口水,摆手道:“不如说正相反。”

“哦?”

醉汉放下晃动的啤酒杯,粗壮的手臂撑在可怜的小木桌上,等待只会唱颂他人故事的吟游诗人分享自己的心事。

“我曾梦想成为一个骑士。”他碧色的眸中有灯火闪烁,把夹杂的夜紫揉退了两分。

“哈哈哈,那还真是完全相反。”

“是的,我也是这么对一个货真价实的海盗头子说的。”青年扣了扣眼罩的边缘,继续说,“我希望能讨伐他,亲手用我的剑……不过那已经是不可能的就是了。”

醉汉迷迷糊糊间也不知道明白了什么难言之隐,也没继续问,而是把一杯啤酒砸到了青年面前的桌上,“喝一杯吗?”

这次青年没再推辞,细白的手从袍子下伸出握住玻璃把子,一饮而尽的样子与文弱的印象完全不同,到像个能与成天厮杀的海盗一拼酒量的猛男子。

喝酒欢闹的家伙最喜欢这种情景,人不疯起来在酒吧就如同一个漏洞。

“好好好!”醉汉拍手叫好,隔壁桌吃着土豆香肠谈天的人也注意到他们安静的吟游诗人的“壮举”,跟着拍手吹口哨。

吟游诗人像是感到害羞,背脊又挺直了一点,试图再变的格格不入以划开距离。

手拍完了,人们该怎么嗨就怎么嗨,到是那个醉汉意外得安分,“你能再唱一首吗?”

说着旁边也有几个人扔来了钱币,青年像个贵族一般优雅地点头道谢,见那醉汉也要掏钱连忙说:“您不用了,就当那杯酒钱了。”

青年喝了点酒后笑得开了点。

“您没准备让我自己付酒钱的吧?”

醉汉被这个仿佛远离尘世的家伙难得上道的玩笑逗乐,拍着大腿豪爽地笑着,又点了杯啤酒。

“当然没有哈哈哈哈来吧!”

青年捧起吉他,轻声地吟唱着。

葱白的手指扫动琴弦,时不时浓重的音色打着天然的拍子,他带点沙哑的温暖嗓音开始叙述一段故事。

吉他的琴弦被他拨动出沙漠驼铃般迷离的脆响,为青年的词句也蒙上一层面纱。



他真的在歌唱别人的故事吗?


———————

这篇的设定是很全的,但是斟酌了一下决定只取这一段凝结了灵感的片段!

伏笔很多很明显不防大胆猜测!没啥深度!(我好无聊求你们陪陪我吧!求你们了!

唱的是旅の途中,两首都可以作为主bgm,自认为有不同的感受(白日梦

没想到吧,老子没退雷安(。)

评论
热度(17)

© Winki/草履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