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ki/草履鱼

请叫我红履鱼与绿履鱼与鱼
疯了去你的敏感词

雷安,三日一期,最王,そらまふ请注意⚠
小蓝手狂魔请见谅
也就是说我的推荐啥玩意都有,尽量不推没提及过的cp的那什麼

我的网生一定要过得快活
请安利我爆笑的粮食


头像来自馍馍@馍了个咪

【雷安】時よ止めよう episode序幕

时计三部曲pa

ooc注意,五毛特效魔幻小电影,社团招新教科书,不太严肃,可能慢热,请大家好好接受一下世界观x

可怜安安

————————————————————————

推开门,仅有几盏昏黄的壁灯照亮了地下室阶梯,完全不熟悉的路途上每踏下一步都伴着小小的心惊。

但更多应该是刚入学就做错事的心虚吧。

安迷修捏了捏鼻梁,这里的光线让他一时适应不了,眼球都是僵的。

“抱歉,马上就到了。”带路的小个子风纪委员轻声说,但他的语气却没有因暖色的灯光而带上温度。

 

 

约莫两层楼的距离就到了地下,浓重的木材香气将氧气挤光,每踏一步台阶都让安迷修觉得不妥。

风纪委员撑上巨大的橡木木门,伴随着小小的“吱呀——”声,晶亮通透的光芒像沙暴一样从门与门的隙间涌出,带得那专属风衣制服夹着围巾微微翻飞。

安迷修睁大了眼。

是图书馆。

过于巨大而辉煌的书架有着能怔住人的气魄,蜜色的木和沉色的书在空间内井然有序地排放着。

穿过树木做成的知识的森林,他们一直走到了图书馆的最深处。

依旧是气派的双开木门,门把上却挂了一个透露着廉价感的告示牌。

 

 

特别事案

特查

没事别来找本大爷

谢谢配合❤

 

 

安迷修盯着那个用铅笔画的不和谐爱心,不知该作何反应。风纪委员示意他自己开门,打了个哈欠压压帽檐就走回了图书馆的书架间。

「お邪魔します」

安迷修礼仪端正地背手关上门。

而他面对的领导——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正把脚架在办公桌上,用吸管喝可乐。

只是个和安迷修同级的男生而已。

“不愧是卡米尔,办事效率真高,这么快就把人带来了。”男生用一个口哨和欠扁的笑容迅速占领了安迷修心中“最不想接触的人”榜首。

这哪儿???这人谁啊???放我回去——

 

 

——事情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他安迷修,因一个赌注而漂洋过海到这所学校,操着一口三脚猫日语独自办完入学手续,在钟楼前歇脚时,稀里糊涂地弄坏了一尊看起来牢得不行的石像。

然后就被似乎是老乡的风纪委员带到这里来了。

 

 

那个叫雷狮的,自称分室长的男生问他在破坏石像前干了什么。于是安迷修如上所述一个字不差地告诉了他。对方显然对这个简陋的答案不满意,然而也没多说什么,只丢给安迷修一个完全没有营养的鄙夷眼神。

“没事的话我能回去了吗?在下还没有整理行李。”安迷修也不是个好欺负的主,若是赔偿公物他当然自愿,但他跑这么远来也不是为了受个傲慢同龄人的气的。

安迷修视图用视线警告他时,对面那人却不怒反笑,拍拍手道:“卡米尔,上茶。”

什么操作?

那位被叫做卡米尔的风纪委员像是一直候在门外一样,应声推门而入,手脚麻利地沏了热腾腾的红茶。等到红茶配着马卡龙端到他面前时,安迷修才回过神微妙地看了一眼落座在对面的雷狮和……他们是兄弟吗,长得真像啊。

“所以我能走了吗……”

雷狮:“你看现在的年轻人真没礼貌啊,前辈都给他沏了茶了,竟然想就这么走人。”

卡米尔:“大哥说的对。”

两个人一唱一和大声议论的样子让安迷修难得有点冒肝火,但心里那个不知名的角落还是有点羡慕他们关系这么好。

 

 

“这是你破坏石像时的监控录像。”

从分室内一角降下的投影屏上清晰地映出了欧式外廊的一角,完全正对着那尊半身石像。三秒后安迷修进入了画面。

——自己当时因为好奇插在石像上的碎钻簪子而靠近,然后想着是不是失物就尝试取下来来着。

画面上的指尖触碰到簪子的一刻,突然飘起了密密麻麻的雪花点,如果有声音那应该是一大片的噪音袭来吧。

接着是突如其来的黑屏。

“!雷狮?这是怎么了?”

约莫过了五秒又重新恢复的画面上,安迷修突然脱力地坐到了地上,失去遮挡的石像显出其扭曲的丑态——一只眼睛被挖去,另一只刻出深深的十字,紧闭的严肃嘴唇也被砸开成弦月一般的笑脸,壮实的脖颈中段被凿出一圈勒痕。

诡异和言语恐怕难以形容安迷修当时的心情,但他的身体记住了那种满头虚汗心跳加速的感觉,现在隔着屏幕看到那张石膏的脸,还是会有这种难受的条件反射。

“黑屏是因为当时的魔力波动太强吧,科技数据很容易被阻断。”卡米尔平静地说,从安迷修的碟子里顺走了一块马卡龙。

什么魔力?友谊的魔法?

雷狮把易拉罐抛进一米外的垃圾桶,还算优雅地开口:

“这个世界上是存在魔法的,而特殊事案搜查分室就是负责解决由魔法引起的校内骚乱。”

“很抱歉安迷修先生,你可能要被我们分室扣留——一小会儿,卡米尔,茶。”

安迷修以一种看傻帽的眼神准备逃跑。

 

 

安迷修正在激烈地反抗来自这对可疑人士的第二壶茶!

卡米尔以惊人的语速说:

“特查分室是自建校以来就存在的传统部门现分室长雷狮不仅是校草还实力强、不要推我、强悍而且关心成员分室内部友好团结清正廉洁积极向上和我们风纪委一起保护学校里的正义与安全现在加入成为第一个特查成员还可以——”“同学你小抄掉出来啦!!!”

卡米尔面不改色地把纸条塞回手套,道:“获得每日下午茶一份。”

安迷修看着最后还是被卡米尔暴力满上的红茶,只能把屁股又黏回了沙发。

这里就没有正常人。而且这不是一个成员没有吗!说什么关心成员友好团结。

“如果你答应加入的话,我们可以向你说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雷狮止住了爆笑,正经道。

“……成。”

不行,他实在太在意了,没有人这时候还能安心打退堂鼓吧!

只是安迷修没想到还会被拉着签合同。

看着自己的红指印盖在简明的合同上,安迷修感觉到了危机,尽管那上面只写了一句。

在校时间要一直作为特别事案搜查分室的成员活动。

也没有什么要无条件服从分室长的不平等条约,但就是透着一股危险的气息。

抬头,就看到雷狮的笑容。

 

 

“所谓魔术,当然不是外面的那些障眼法。它是用人体内的魔力,通过遗品之类的魔术道具或符咒法阵等——”

“引发的奇迹。”

安迷修一愣。

也许是当时气氛正好,也许是校草的脸果然不容小觑,雷狮转头,眼角带笑地吐出“奇迹”一词的时候,好像有什么共鸣自心脏开始回荡。他可能有点相信了。

“遗品是于我校封印的魔术道具的统称。虽然有很严密的法阵群封印着,但偶尔还是会跑出来几个,所以才有了特查分室。”

“而那个法阵,今天被某人,不小心就,破坏了。”

安迷修突然背后发毛。

“没了法阵,遗品很容易就会与有魔力的,有强烈的相符需求的人达成灵魂的同调,因此召唤来适用的遗品。它们可以帮使用者工作,但是会消耗使用者的魔力。几乎每个人类都有魔力,只是或多或少的问题,所以失去法阵是很危险的。”

雷狮绕到安迷修身后,压低身体在安迷修身侧比出一个“二”。

“有些按一次注入的魔力行动的,这种不算危险,最多只会让魔力一次归零。”

“也有实时吸取魔力的,校内大多人不知道魔术为何物,可能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遗品夺走大量的魔力。过度消耗魔力会让使用者昏厥,一次耗完可能要睡上三天,但是——”

 

 

“这类遗品并不会像上一种一样,失去魔力供应就停止,而是不停地索取不停地行动,直到把使用者耗死。”雷狮恶意地咬重了“死”字。如愿以偿地看到安迷修惊愕的表情,满意地舔舔唇。

“所以,等到后天开学,你可能会害得很多人被卷入危机啊。”

“……在下不会坐以待毙的。”

安迷修义正言辞地一口包下一块马卡龙。

再不补充糖分他的脑子就真的转不过来了。

“很好很好,看来你坚定了要留在特查的意志,那么我们来谈谈你到底为什么破坏了法阵。”

安迷修吞吞口水。

 

 

——“是本大爷事先对法阵造成了大部分的损伤。”

哦。

——“让法阵的效力减弱,然后设计让个替罪羊去破坏掉雕像。雕像正是法阵最主要的魔力源。”

等等。

——“你可以理解成冰砖融化,大部分已经是水但仍有一层冰支撑整个法阵。你就是负责一锤子夯下去的那个人。”雷狮看着安迷修气的肩膀发抖的样子笑得特开心,眉眼里都透着蔫儿坏的那种。

卡米尔接过话茬,他用冷淡的语调试图给安迷修消消气,免得他拽着大哥的领子打一架:“簪子施了接触就会强制释放魔力的魔术,将过多的魔力施加在薄冰般的法阵上,它就破碎了。不过不用担心,只有魔力有充足裕余的人才会中招。绝对安全的。”

而安迷修只觉得这股毫不在意的语气让他更加烦躁。

“安迷修,你当时什么感觉都没有吗?”雷狮依旧笑着问。

太过于恶劣了。安迷修边痛恨边回忆:“……有。”

 

 

簪子取下的那一瞬,无数星子仿佛从眼球内部炸开,一瞬间让安迷修懵了逼。

“什么!?”

 

 

青色的……握住……

 

 

脑中带着陈旧感的画面似乎努力想给他传达什么,只是最后被抓住的也就只有两个印象。

更多的是一种朦胧,迷迷糊糊地揉成一团,身体像是装得过满的裱花袋一样被轻轻捏紧,就有朦胧从渠道里撒出像雾一样流到空气里。

那个,就是魔力的输出吗?

 

 

如实回答后,卡米尔皱着眉问他就没有别的了吗?没呀,安迷修摇摇头。

卡米尔和雷狮交换了一个眼神。

“能看清之后,就看到石像被破坏了,簪子也——”

安迷修掏出口袋中的簪子,金属的柄部扭曲得不成样子。雕像也是。

这么大的破坏力,应该感谢雷狮,他除了头痛就没有任何不适。

 

 

——放狗屁!雷狮我和你没完!

坐在办公桌上看好戏的雷狮被奋起的安迷修一把揪住领带,按到了桌上,碧色的眼里满是烧的正旺的怒气与不认同。

“哟,看不出来,还挺烈啊。”雷狮惊讶道。

“雷狮,抱歉我实在是很生气,你自己说的法阵破坏会让学生们受到伤害,却一手策划栽赃,到底是什么居心?在下可以理解为你心理不正常吗?”

卡米尔权当没看见。

“虽然初代校长称他们为‘应遗忘的物品’,但你不觉得这样太无趣了吗?”雷狮认真地回复安迷修的视线,“当然是为了好玩啊。”

他又笑了。


tbc.

————————————————————

天秤琉璃学园:日本深山里的普通学校,门禁森严,放学后不准出宿舍,老是发生不可思议的事情

风纪委员会:主要负责的不是风纪管理而是监督一般学生回宿舍,风衣制服真好看

原作:时计仕挂けのレイライン三部曲(galgame)   以下统称为时计三部曲,原作剧情太过精彩,而且肯定没人玩过游戏,所以这篇尽量只使用世界观。

有pc汉化可以玩,b站也有全年龄的通关视频。不要看个人线。

我今天刚发现有视屏!查资料的宝地!本来以为只能自己走魔改了!

但还是有相当的为了避免剧透的私设。

——————————————————

这是我文里最喜欢的雷总(???)终于不是天然基佬了(假的)

评论
热度(15)

© Winki/草履鱼 | Powered by LOFTER